死亡二重唱 | 纽约未名诗歌 · 第153期

作者 张达红


编者的话    

王小妮 (1955年出生于中国吉林省长春市,作品除诗歌外,涉及小说、散文、随笔等。现为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)和艾米莉迪金森 (1830 - 1886)这两位女诗人, 出生年份相差一百二十五年,生活在完全不同环境之中,她们的作品有着各自独特的风格。不过在对待死亡这个主题上,本期作者看到了她们令人惊叹的相通之处。她们勾画的死亡有着出人意料的温和。在王小妮的笔下,死神的使者“忠诚”,“叫人信赖”。在迪金森笔下,死亡 "kindly stopped for me"(客气地为我停下来),非常有礼 ("civility")。她们用充满温度的意象来烘托死亡。王小妮诗第二段里“红着脸的脐橙”,“古典武士正受着热的刑罚”是“我”与死神的使者对视的背景。迪金森诗中“我” 和死亡一起坐车经过的景象里先出现的是学校里孩子们课间的闹腾(“children strove at recess”)和落日(the setting sun)。慢慢地,热度消失,王小妮诗结尾处天色渐暗,月亮升起,死亡的信使成了银色,一种很冷的色调。迪金森则描写了日落之后,衣着单薄的“我”在寒露侵袭下瑟瑟发抖。她们诗中的“我”和死神近距离接触,但是都没有惊慌失措,反而如同接待一个普通朋友一样平淡。只有当你读完再回味这两首诗时,你才会感受到诗人笔触所体现出来的巨大的张力。“用不上力气的下午”,简短的几个字凸显曾经的徒劳挣扎和随后的无奈。“...a house that seemed a swelling of the ground”(一座荒坟只剩地面拱起一点而已),那就是旅途尽头的归宿。在本期作者眼中,两位诗人仿佛在进行隔空 “二重唱”。

她们都一贯很少歌唱生活 

却不约而同地

为死亡献声

她们瘦瘦的身躯

发出的声音震撼

死去的和活着的灵魂

她们都彬彬有礼地

对待不期而至的死神

她们都看穿了

死神的阴影

她们一直不紧不慢

哪怕终点越来越近

心中纵然暴风骤雨

她们看起来仍然波澜不惊


太阳下山黑夜来临

她们淡淡地描画

死神入场的布景

最后她们举起诗的锤子

把时间钉住在死亡背面

死神还误以为自己得逞


(张达红  2016年4月17日)


【作者简介】张达红,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,目前在美国一家大型基金管理公司为机构投资者管理资产,著有《幸福财女计划》一书(中信出版社2010年出版)。在为稻粱谋的同时,努力学习除了中文英文之外的第三语言 -- 诗。

 


附:两位诗人原作

在冬天的下午遇到死神的使者

王小妮


那个在银夹克里袖着手的信使。

我们隔着桌子对视
桌上满满的滚动红着脸的脐橙。
光芒单独跳过来照耀我
门外的旅人蕉像压扁了的尸体
古典武士正受着热的刑罚。

那个人的忠诚不能形容
看样子就叫人信赖。
沉默在从沉默里跑出来赶紧说话
好像该草签一张有关未来的时间表。

可是,我现在还不能从我里面钻出去。

跑也不行
挣扎也不行
纵身一跳也不行。
我能做的最惊天动地的事情
就是懒散地坐在这个用不上力气的下午。
时间亏待了我
我也只能冷落他了。

月亮起身,要去敲响它的小锣
我打开了门,我和银色的信使左右拥别
拿黄昏最后一线光送他。


王小妮


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 

Emily Dickinson


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 –

He kindly stopped for me –

The Carriage held but just Ourselves –

And Immortality.


We slowly drove – He knew no haste

And I had put away

My labor and my leisure too,

For His Civility –


We passed the School, where Children strove

At Recess – in the Ring –

We passed the Fields of Gazing Grain –

We passed the Setting Sun –


Or rather – He passed Us –

The Dews drew quivering and Chill –

For only Gossamer, my Gown –

My Tippet – only Tulle –


We paused before a House that seemed

A Swelling of the Ground –

The Roof was scarcely visible –

The Cornice – in the Ground –


Since then – 'tis Centuries – and yet

Feels shorter than the Day

I first surmised the Horses' Heads

Were toward Eternity –


Emily Dickinson

图片】来自网络

责任编辑/主编】 张达红 / 季敏虹



本公众号所有的内容均为作者和“纽约未名诗歌” (微信公号:nyweimingshige) 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,投稿请寄Word文本以及个人简介(100字左右)至weimingpoetry@hotmail.com。本平台使用的文字、图片、音乐,如果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版权人与我们联系。谢谢


JOIN US
group

校友会员登记

group

非校友会员登记